珍锡刘大宝

晓曜。金硕珍/刘昌炫/宁大人

狮子(番外)

cp:基于波扬基础上的帅波x扬扬。cp名是什么?功波?

——————

我是夏波波,美食博主,阿根廷人,和扬扬是老乡。现在在和扬扬同居。

不要想太多,我们只是室友。我和扬扬当初真的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相见恨晚,二话不说就合租了。

不过我发现,自从扬扬去录了一期节目,他就变了。他会捧着手机傻笑,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我不止一次吐槽过他,最后都以他随便拿个什么东西砸向我告终。

后来我趁他不注意,看到了发信人——波波。what?什么情况?另一个我?后来又偶然看到了合照,才知道,这个波波是那个和他一起录制综艺的伊朗富豪,波斯王子华波波。

我其实一直有看扬扬的节目啦,只是在发现他俩的小秘密之前从来没看出来他俩有什么猫腻。发现之后我就开始细致观察,果不其然发现了很多。扬扬会和他互动,陪他一起疯闹,给他找台阶,给他接梗。也会特意的怼他,看他吃瘪的样子。不过依我对扬扬这个臭傲娇的了解,他肯定是很喜欢这个华波波的。所以也对后来他俩总是出游见怪不怪了。虽然我心里有点不舒服。

直到有一天,扬扬在他的卧室里发出一声兴奋的怪叫。我拿着饺子皮冲进去,发现扬扬把手机举到我面前:“你看!华波波他向我表白了!”然后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开始碎碎念,什么“这个笨蛋居然现在才说,等死我了”;什么“我可不能表现得太高兴,要矜持”;什么“哎呀我该怎么回答他啊”……诸如此类。结果最后他的回复——果不其然,傲娇满分。我笑着应和他,哭着安慰自己。

然后他就搬出去和他的小男友同居了,留我一人独守空房。

我难过。

不过如果我的寂寞能换来扬扬永远的幸福,我觉得也值了。不仅因为我是正义的饺子侠,守护爱人的幸福是我的职责,还因为扬扬真的是个值得被爱的人。不管是站在谁的角度,从谁的眼光来看,扬扬无疑是完美的。他办事能力强,情商智商高,脾气好心眼好……虽然有点小傲娇。而且在有些方面还很单纯,比如爱情。我由衷的希望他幸福,祝他收获最好的爱情。

即使他的另一半不是我。

不久后,扬扬回来了一次。我看着他的黑眼圈,红眼球,疲惫不堪的憔悴模样,震惊的说不出话。扬扬一言不发的进屋,门刚一关上,他的眼泪就开始簌簌的掉。我不知所措:“扬扬?”

“没事,波波。”他安安静静的坐着,任由泪水安安静静的滑落。“我准备和他结束了。”

我一期不落的看过扬扬的节目,所以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扬扬,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我很心疼他,他本来可以有更好的事业,更好的工作,本来可以往上爬。可是因为华波波——他傻乎乎深爱的人,他几乎什么都放弃了。我心底很难受,我很心疼他,也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扬扬和华波波彻底掰了后,便又回来和我一起住了。我惊讶他的恢复能力,仿佛那段失败的感情对他丝毫没有影响。但我知道,他很受伤。雄狮不会将自己的伤口暴露出来,他只会自己在暗处小心翼翼的舔舐。我本来想和他告白,但我很怕又触及他的伤口,所以迟迟没有说。

我没想到的是华波波有一天竟然找上门来。我在里屋清楚的听到了电视上经常听见的熟悉声音。为了报复,我在里屋高喊一声:“扬扬,是谁啊?”

扬扬也回应了我,我也听到了他拒绝了华波波。我很庆幸扬扬还没有被爱情冲昏头脑,虽然我知道他心里肯定痛苦得难以言表。他把门抵上,看着我走出来,勉强笑着:“波波,我拒绝他了,我是不是很厉害。”

我点点头:“扬扬最棒了。”然后轻轻吻上了他的双唇。

之后,oo离开了那个节目。华波波和扬扬的距离也一直保持在友情以上的阶段。我死皮赖脸的求扬扬跟节目组说让我当一期一日代表,扬扬受不住,同意了。那也是我第一次和华波波正式见面。他不知道我,我却对他了解得透彻。他是扬扬心里的疤。我在自我介绍时,带着炫耀和笑意,看着他迷茫的表情,对他说:“波波哥好,我是夏波波。”

“扬扬的现任男朋友。”

现在,我才是拥有狮子的人。

——END——


狮子(短篇一发完)

●完结短篇

●cp:波扬,波o(番外有帅波x扬扬)

●渣攻华波波预警!

●乱七八糟,毫无逻辑

●三观崩坏,精//神//出//轨

以上预警,能接受就来吧↓

——————

我想呼风唤雨,我想一日千里,我想遨游四海,我想睡在梦里,醒在梦境。

——《我想》

华波波是个精明的人,却偏偏不清楚自己的感情。

他拥有全国首屈一指的资产,朋友同事中最高的学历,广而宽的人际圈,仕途平坦,经历富足。同时又圆滑世故,精于算计,在人和人的交往中次次占尽利益且能全身而退,人心笼络得彻彻底底。毫无疑问,他是个成功的人。

他以为自己不会畏惧和顾忌一切,直到他做节目时遇见了功必扬。这个来自阿根廷和西班牙的混血男人带着渊博的学识和俊美的面孔闯入了他的视野。“你好,我是功必扬。”初次见面,他这么介绍自己。

一见钟情,华波波像个坠入爱河的疯子,他在心爱的人面前宛如一个小丑,疯狂的展示自己。华波波不愧拥有上戏博士的盛名,他凭借着自来熟的性格,活泼幽默的个性,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节目的气氛带得轻松诙谐。而功必扬也在节目上大放异彩。不仅是帅气的外貌引人注目,他辩论时的流畅,为人处世的方式,对待工作的态度,高情商高学历也给了他极高的人气,他也成为节目的招牌代表。

华波波经常看粉丝的评论,粉丝们常把他,功必扬,还有田原皓相提并论,认为他们是整个节目的焦点所在。华波波心底很是得意,他认为他能借此和功必扬拥有更多的话题。

后来他发现根本不需要。他和功必扬有着可怕的默契。他们都爱游山玩水,四处旅行,性格上又是互补关系。功必扬像一只狮子,天生的王者气质,他会把任何事情都处理的利索干净,和华波波的拖泥带水截然相反。他会把所有计划都条理清晰的分析好,做事井井有序,和华波波的随意自由大相径庭。功必扬的出现填补了华波波所有的缺点,也满足了华波波所有的倾情。

他想,我拥有在伊朗呼风唤雨的权力,我还拥有不了你?

华波波选择了最原始的办法——一步步的接近功必扬,成功闯入了他的视野。然后借着出游的名义,增进他们的感情。

这无疑是有用的。他和功必扬越来越近,成为了密不可分的好友。功必扬和他共寝,和他旅行,和他斗嘴,和他玩乐。华波波认为他们两人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简直是灵魂的伴侣,命定的爱人。功必扬也在日日夜夜的交流往来中渐渐察觉了华波波的心思。不枉他来自热情开放的国度,华波波向他坦白时,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我可不是喜欢你才同意跟你在一起的,只是觉得生活里有你在我会过得更开心更有趣一点。你要是让我不高兴了,我立刻就走。”

华波波立下脆弱的誓言:“我不会让你不开心的。”

——我会永远爱你的

两人的互动更加频繁,关系更加亲密,感情更加深厚。华波波由衷肯定,功必扬十分了解自己,赛过他曾经所有的爱人。他会处理事物,会处理人际关系,华波波留下的烂摊子——无论是家里的环境还是人际的交流——他能给收拾得完美无缺,天衣无缝。有了功必扬,华波波的生活得到了莫大的充实和悠闲。他可以活得像个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甚至比孩子还能无理取闹。只是因为,他有毫无怨言深爱着他的功必扬。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华波波天性像是稚童,但在功必扬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他的心智也开始向幼稚任性发展。他越来越喜欢新奇的事物,像每个男孩一样追求新鲜感。这时出现在他身边的人是国际毛织设计师,拥有冻龄童颜的缅甸总裁oo。他是个典型的成功人士,穿着精神,打扮精致,为人精明,做事精准。oo处事的干净利落令华波波惊叹不已,甚至问起隐秘问题,他也面不改色:“对啊,我喜欢男的,怎么了?”

华波波不得不承认,他被oo吸引住了。他和oo走得越来越近,近到周围人都奇怪不已。而功必扬也早已察觉,在一次酒局后回家,功必扬看着醉的迷迷糊糊的华波波,眼神暗淡空洞:“你是不是喜欢oo。”

华波波已经神志不清了,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来一句话回应功必扬。酒精作用下,华波波的脸更加红,功必扬的神色更加沉重。

功必扬强迫华波波和自己对视,语调都飘忽得颤抖:“华波波,说话。你要是喜欢他你就去和他在一起去,但现在我在问你话,快点回答我,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华波波笑嘻嘻的点头:“谁会不喜欢你呢……是吧oo?”

犹如晴天霹雳。功必扬的面色瞬间惨白,他强忍着崩溃放开了华波波。而华波波也彻底被酒精冲散了理智,他将功必扬摁在沙发上,疯狂吻他。华波波以为他是在和oo翻云覆雨,迷蒙的状态下他根本没看到功必扬泛红的眼睛。

第二天,华波波头痛欲裂。他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旁边放着的是干净的衣物,桌上摆着冰水和早餐。他喊了两声功必扬的名字,没有任何回应。功必扬已经出门了。

那一夜的事他们谁都没有说。华波波想不起,功必扬不想提。华波波仍然在oo身边耍宝博亲近,功必扬仍然在二人对面装作若无其事。

直到在oo体验分娩时,华波波鬼使神差的让痛到扭曲,大汗淋漓的oo抓住了自己的手。他甚至在看着oo崩溃的反应中,产生了难以遏制又难以启齿的冲动。他心虚的抬头看了看功必扬,功必扬正配合师傅把机器推走,有说有笑,华波波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他越发喜欢oo了。华波波不愧是华波波,壮志凌云,无畏困难重重。他想一日千里,用追功必扬那一套去追求oo,可他又碍于和功必扬的关系,迟迟没有行动。

直到他和oo吃完饭后回家,看到功必扬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房子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门口的拖鞋也摆的整整齐齐。功必扬拉着箱子站在门口,直视着华波波的眼睛。“分手吧。追你喜欢的人去吧。”然后不顾华波波呆滞的模样,径直走出了房间。到了玄关,功必扬短短驻足,轻轻叹息:“桌上有醒酒汤,洗澡水烧好了,早餐在冰箱里,睡前记得拔掉电褥子。”言讫,他撞上大门,头也不回的离开,只留华波波一人在偌大而空旷的屋子里感受孤独和寒意。

功必扬不愧是学霸,什么都学的很快,吸收得很好。就像和华波波这个演员呆久了,他的演技也近朱者赤,炉火纯青。在录制节目时,旁人丝毫感觉不到二人之间的隔阂,看不出任何变化。他还是华波波共事的同事,也只是同事;也还算华波波亲密的朋友,但他的眼里再也不只有华波波一个了。似乎曾经的风风火火,轰轰烈烈都被时间和背叛冲散流逝了。

华波波受不住寂寞了。他无法忍受身边没有人——因为和功必扬共处的日子太久了——导致他一时难以承受这铺天盖地的孤独。他想起了oo,准备去找他。但当他的手搭上门把手时,他破天荒的犹豫了。他也不知道这时想起oo是为什么,是追随心中的“真爱”,还是只是找个依靠?

最后,他放下了手,又把自己关回孤单。

又一季节目完结,剧组依然老规矩庆祝——召集了大家聚餐。虽然有的人因为有各自的工作,过于忙碌而没有参与聚餐,但功必扬缺席,还是第一次。华波波依然活跃在人群里,不知道是依然在扮演气氛制造者,还是在掩饰内心的飘忽和纠结。

“oo,你什么时候谈恋爱啊?”钱多多小八卦。oo得意洋洋的炫耀:“我早就有男朋友了!”贝乐泰点着头,一副早就了然的样子,倒是YOYO惊讶不已:“啊?oo桑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oo幸福的笑着:“是啊,我早就有男朋友了。明年我就和他去领证。”

原来他已经有爱人了。

华波波突然感觉很可笑。他精神出//轨,喜欢上了别人,却连人家的背景都没搞清楚,差点就成了个插足者。他现在真的成了个小丑了。

他开始机械的敬酒,劝酒,喝酒。没了功必扬在,他被疯狂的灌,几瓶下肚就已经醉的一塌糊涂。华波波看着oo——虽然在他眼里已经是无数个重影了——确信oo在看着他笑。他耳朵很机灵,他能听见oo说:“华波波第一次喝成这样,真应该让扬扬来看一看。”

“我……”华波波费力的捋着舌头,努力的把话说清楚,“oo,我们是朋友吧……”


oo感到莫名其妙:“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你怎么这么问我?你真的醉的不行了,我现在就给扬扬打电话,让他把你接回去……”

华波波手忙脚乱的摁住了oo的手:“我……我和扬扬分手了。”

oo的眉头纠成一团。他的面色立刻沉下来:“华波波,你他妈说什么?”

华波波醉得语无伦次:“我喜欢……喜欢上别人了……然后和扬扬……分手了……”

话音刚落,华波波就被突然袭击唤回了思绪,脑袋也清醒了不少。因为听完华波波的醉言醉语,oo抬手就将酒杯砸向了华波波。昂贵的红酒甩了华波波一身。他头发上,衣服上滴答着红酒,狼狈不堪。左右和YOYO吓坏了,赶忙将两人拉开。oo被左右和钱多多扯着胳膊,手里仍然攥着各种物件准备砸向被拉远的华波波。他怒骂着:“扬扬对你那么好,又当助理又当保姆,你还劈腿?还把扬扬甩了?”

“你知道扬扬为了你都付出了多少吗?你知不知道你给扬扬添了多少麻烦?华波波,你太不是东西了!”

“亏扬扬当初那么喜欢你,为了你他都变得不像他了,我当初知道你俩在一起我都替扬扬可惜呀,我还合计你能知道什么叫珍惜呢,谁知道你还能搞这一出呢啊?我真他妈看错你了,人渣!”

……

“你和扬扬怎么回事?说实话。”贝乐泰开车将华波波送回家。这场酒席不欢而散,钱多多和左右安抚盛怒的oo,贝乐泰负责安顿华波波。华波波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窗外,木然的像个木头人。

“小贝。”华波波的目光机械的转移到了贝乐泰身上。“我对不起扬扬。”

他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贝乐泰。从他被功必扬吸引,到在一起的日常,到功必扬的变化,到oo的出现,到和oo的亲近,到对功必扬的冷淡,到和功必扬的分开,都告诉给了小贝。与其说是因为信任,不如说是为了解脱。听完华波波的话,贝乐泰什么都没说。华波波讲完了也不多言,继续保持着车里死一般的沉默。

把华波波送到了家门口,看着他准备进屋。正当华波波迷迷糊糊要关门的时候,贝乐泰突然说:

“华波波,你真奇怪。”

“你把雄狮变成了猫,却又为了其他的狮子而抛弃他。”

华波波彻底清醒了。

他后悔了,他不想呼风唤雨,不想一日千里了。他想找回他的爱人,找回他的功必扬,平平淡淡,和他一起遨游四海。

他通过独有的执着,很快贝乐泰就不厌其烦,告诉了他功必扬的现住址。只是在告诉华波波后,贝乐泰神色凝重,表情阴郁:“你要是和他复合了,我什么话都不说。要是没有,你就是活该。”

华波波千恩万谢,然后也不顾头昏脑涨,火速赶往那处。

他看到的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区,一栋再简单不过的公寓。他敲响了纸上写下的房门,来开门的果不其然是他深深思念的人。

功必扬看清来人,表情凝固得呆滞狼狈。他颤着唇,压低声音,故作镇定:“你来干什么。”

“扬扬,我……”华波波还没说完,里屋便传出一声少年感十足的呼唤:“扬扬,是谁啊?”

功必扬不假思索,大声回应:“送枇杷汁和红酒的。”

华波波惊愕不已。

功必扬转过头,直视着华波波震惊的双眼:“你看见了吧,我已经有新的生活了。别来找我了,我们再也不可能了。”随后,功必扬毫不犹豫的掩上了门,将华波波关在门外。华波波看着眼前薄薄的门板,感觉这仿佛一条架不起喜鹊的银河。

华波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他只知道第二天醒来被贴了数张罚单,无一例外的闯红灯。华波波颓然的把罚单放到一边,他和功必扬也彻底红灯了。他起身去翻阅承载着他和功必扬共同记忆和美好的相册,走过的旅途,去过的风景,见过的名胜,参观的古迹,看着每一张照片他的脑海里都能清晰的浮现出当时的场景。一路上搞怪耍宝,充满了欢声笑语。华波波跟着回忆一起笑,笑着笑着泪水就滑到了嘴角。那时候的功必扬才是真正的功必扬吧,会发小脾气,会耍小机灵,会因为他总是抽水烟而嫌弃他,会因为他抠门不请客而笑话他。有自己的理念,有自己的执着,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梦想和生活。他本该是天生的领导者。在一起后,功必扬真的变了很多,操心事业操心生活,收去锋芒内敛沉稳,变成了一个不再吸引华波波的人。华波波这才明白贝乐泰说的话:你把雄狮变成了猫,却又为了其他的狮子而抛弃他。

是华波波把功必扬这头雄狮变成了依人的猫,也是华波波移情别恋,被另一只狮子——oo吸去了目光。

是啊,他们是那么像。oo和功必扬一样,能陪他搞怪耍宝,能和他旅行同住,能给他出谋划策,能对他又怼又宠。甚至连二人的傲娇和翻白眼都如出一辙。华波波深深的想着,突然意识到了一点——oo吸引他的地方,简直和功必扬最初吸引他的地方一模一样。真的是功必扬在和他的相处中磨去了当初的开朗和张扬,为了他而改变得细水流长。

他华波波一直都是喜欢狮子的。他爱的第一只狮子因为爱他甘愿把自己变成了猫。结果他又移情别恋了第二只狮子。现在,他同时失去了狮子和猫,变得一无所有了。

他买了许多的酒。他一瓶瓶打开,一瓶瓶喝干。他想过他的感情会是什么样的,是他对爱人说一不二,呼风唤雨?还是和爱人干柴烈火,一日千里?还是与爱人岁月静好,四海逍遥?他现在不想想了,他现在只想大醉一场,然后任由自己在酒精里睡去。

华波波在梦境里看到了oo,看到了功必扬。他望着他们,他们两人也在看着他。功必扬笑着嘲笑他又胖了,而oo已经过来揪他的耳朵了。华波波感受不到触觉,他贴近功必扬的脸颊,拉住oo的手;他揽着功必扬的肩膀,轻吻oo的额头。功必扬在笑,oo在笑,华波波也在笑。他只是疯狂的笑着,像极了当年深陷爱河的小丑。他清楚这都是梦境,却甘愿自己睡在梦里,醒在梦境,只因为他只能在梦里逃脱负罪感,去见他深爱着的人。

华波波要睡在梦里,醒在梦境。他很想有猫有狮子,很想继续在梦境里和爱人相依,可他也知道——

他不可能活在梦里。

梦终将破灭,他终将醒来,然后环顾四周,孑然一身,无边孤独。

END


第三张是鸽了很久的主教小贝!服装参考王者荣耀张良的天堂福音皮肤。我们的总冠军小贝当然要配一个高高在上的地位啦,所以就在仙人和主教里选择了主教。然后依旧是手贱害死人系列,背景一画,整个都垮掉了。明天晚上再试图改改,希望能救回来。
无奖竞猜!我要抓一个小朋(代)友(表)去画(毁),猜猜是哪位小朋(代)友(表)这么幸运呢?
选项:伦er,萨沙,华波波

算是画完了头部吧,还差一点点。放个进度,吸血鬼功总马上驾到!
(ps:调成黑白模式有点吓人啊……)

画完了魔幻系列第一张——魔法师宁大人。
我先自闭几天再继续。

是宁大人和功总~
非常乱的草稿了,想画各位代表们的魔幻系列,但因为代表们人数很多,我也脑洞贫瘠想不出太多,只规划好了第四季的十一个代表对应的职业……其他的代表拜托爱非们帮我想一想!❤!

“一起去洗澡吧爆豪!”
“西内!”
色差死了,背景透视死了……就当做是第一份党费和肌肉练习吧

拼凑的断音[酒舞/be]

①渣男泰预警
②有霜花果珍
③be,一发完
————————
朴智旻拎着一袋碎片,沉默不语。脑海里金泰亨曾经和他说过的情话清晰的响着,做过的事完整的浮现,一遍又一遍。他怎么也想不通,二人竟变成这样。
两人高中相识,大学互通心意开始交往,毕业后双双出柜,果不其然掀起了轩然大波。朴智旻在父亲的暴怒,母亲的泪水中倔强的从家里跑出来,毫不犹豫的坠入名为金泰亨的爱河,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所以之前的艰苦朴智旻都感觉值得。两人缩在狭小的出租屋里,金泰亨开始实习,每天早出晚归的跑项目,晚间再在昏黄的灯光下写着他爱的乐章。朴智旻在酒吧找了个夜班工作,一晚上下来也是疲惫不堪,但也会在金泰亨精力憔悴时送上咖啡,虔诚的听着他的爱人每一篇满是血汗泪的歌曲。闲暇时间里,金泰亨会带他去他一直想去的公园,吃他一直想吃的美食,买他一直想要的礼品,做他一直想做的事。他们在江边散步,在饭店互相喂食,在摩天轮里拥吻,在小屋朦胧的光里颠鸾倒凤。
“我们会一直好下去吧?会一直在一起对吧?”朴智旻靠在床上望着金泰亨,眼里满是依恋。
“当然,”金泰亨将刚刚完结的作品保存好,跳上床板,仗着体型差将朴智旻结实的搂在怀里,吻着他的额头,在他耳边细语:“金泰亨离不开朴智旻,就像音符离不开五线谱。两个人在一起才能拼出来属于我们的乐章。”
虽然金泰亨将朴智旻放在心里疼,捧在手里爱,但他有个缺点——闷。朴智旻做错事时,两人意见不和时,金泰亨第一反应是摔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无论朴智旻怎么解释怎么道歉都无济于事。虽然事后金泰亨会为他的行为道歉 并保证下次一定会将心里话和朴智旻说出来,但他将心事闷在心底的习惯一直是朴智旻心里的一道坎。
朴智旻把金泰亨的愈发沉闷归于生活压力。和家里断绝了关系,失去了经济来源,他和金泰亨不得不自食其力来支撑起这无所畏惧的感情。而朴智旻平心而论,金泰亨的付出要更多。他的上司是个懒怠的人,将手下的事物统统交由能力强,效率高的金泰亨打理。那秘书也是个为虎作伥的主,从不见做活,这更是让金泰亨疲惫不堪,日渐沉闷。
在办公室无处发泄,便回家将怨气发在凌晨回家的男友身上。撕掉他沾满酒气烟味的衣衫,毫无顾忌的翻云覆雨一夜,何谈温柔。朴智旻每次都被搞得腰酸背痛,却对金泰亨的行径无能为力。
以前的甜蜜似乎都化作泡影,满是爱意的音符也不再在乐谱上轻快的跳动。每每被顶得浑身颤抖之际,金泰亨都止不住回忆,憋不住惜叹,忍不住发问:以前他是那么温柔的待我,为什么现在他成了这样。当初的金泰亨去哪了?我们究竟谁变了?
朴智旻知道自己是个爱撒娇的性子,也知道金泰亨是个耿直暴躁的人,所以他一改往日的性格,渐渐沉稳起来。他不会在垂涎了很久的龙虾前徘徊,而是直接走向便宜的菜卷;也不会在梦寐以求的球鞋前驻足,而是径直奔向朴素的布鞋。他不会哭,不爱闹了,变得更体贴更乖巧,却丝毫没有使感情再回温。金泰亨开始变得暴躁,他却与往日大相径庭,沉默寡言,憔悴不堪。连最依赖的哥哥都震惊不已:“你怎么了?”
“我很好。”朴智旻垂着眼。
“金泰亨又欺负你了?”金硕珍搓着手气势汹汹,扬言要找金泰亨算账,被田柾国拦下。朴智旻摇摇头:“没有的,我和泰亨都很好。我们只是疲倦期,过了就好了。”然后在二人担忧的目光中勉强扬起苦涩的笑容。
他以为疲倦期过后就是恋情的回温,不曾想两人的感情就像失事的飞机,愈发想挽救,却愈发加速坠毁。
虽然自欺欺人的将金泰亨性情变化的原因归结到了压力上,但刘昌贤也不是傻子。他在金泰亨的衣服上闻到了陌生的男士香水味,在金泰亨的手机里发现了来往频繁的电话,甚至无意发现了他和那个人暧昧的短信和亲昵的合照。他已经清晰肯定的感受到了,金泰亨的心不在他身上了。他在外面有了新的枝头,更能安抚他暴躁的脾性,更能顺从他无礼的需求。虽然现在的朴智旻也都能满足,可新鲜的一切都是最好的。金泰亨开始夜不归宿,开始苛刻挑剔,开始回避朴智旻写歌,开始看朴智旻不顺眼。他藏起之前的合照,扔掉过去的礼品,锁上往年的作品,甚至在一次发火中摔碎了和朴智旻一起买的情人节礼物。
玻璃制的小老虎和小鸡雏碎成残渣,伤害如此深刻,像冰刃一样伤了朴智旻已然冷淡的心。朴智旻一言不发,在金泰亨摔门出去后,无声的收拾着残局,无声的落泪。他也想过分开,可是他做不到。他只是怀念过往的温存,只是留恋曾经的甜蜜,只是负了当年的倔强,只是遗憾消磨的时光。
回忆终了,朴智旻扔掉碎片,心底默念:委屈一点,再委屈一点,他一定会回来的。两个人的乐章,我一个人也可以维持。
可金泰亨没有变,朴智旻也终于感到疲倦。
突然金硕珍一通电话打来。朴智旻听着那边沙哑的声音抽噎着时,犹如五雷轰顶。金硕珍在酒吧痛哭不已:“智旻,我和小国分手了。”
朴智旻赶到那里,见到满桌酒水,还有醉倒在沙发里的,两眼红肿的金硕珍。
“他不要我了。”金硕珍漂亮的眼睛毫无光泽,“他说太累了,分手吧……我和他相处了八年,受尽非难……师生恋,同性恋,那么多骂名都挺过来了,他现在和我说不合适……他怎么这么狠啊。”
朴智旻心疼得仿佛被紧紧揪起,他赶忙将金硕珍揽在怀里抱着,努力平复他的心情:“哥别哭了,我们还会遇到更好的……”
“我在他身上搭了八年!从大学到现在!他说爱情不在乎年龄和性别,他说会一直和我在一起,在一起八年之后,他还是抛弃了我!换个人,说的容易……”金硕珍苦涩的笑着,“智旻啊,我哪还有下一个八年了啊……”
朴智旻简直要崩溃。他和金泰亨何尝不是。五年中有三年是自己的单方面努力,他想努力追上金泰亨的脚步,拼尽全力,用尽感情,却永远追不上金泰亨走得渐远的步伐。他的阳光即将去照耀别人,而他仍然在感情冰冷的泥沼里等他回头。他一直爱着金泰亨,金泰亨也曾经和他海誓山盟,可是现在,金泰亨不要他了。他和金泰亨的感情乐章,都是他一人拼凑出的断音,注定是悲鸣。
太累了,太痛了。
朴智旻安抚好金硕珍后,凌晨回家。打开家门,空无一人。他终于下定决心,给金泰亨发去了短信。
“分手吧。”
然后,他将存满二人照片的手机摔碎在地,提出尘封多年的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拿走情侣拖鞋,拿走情侣衣物,拿走情侣杯,拿走所有情侣用品,拿走被金泰亨锁上的过去的作品。然后他翻出被金泰亨藏起来的合影,最后一次紧紧抱着它,像抱着金泰亨一样,舍弃所有的自尊,肆意落泪嚎哭,释放悲怆哀伤。
灯红酒绿,酒杯还未碰到唇,衣兜里传来一丝震动。金泰亨拿出手机,看到了朴智旻的短信。
“是谁?”
有着高挺鼻梁,心形嘴唇的人靠过来,探着头好奇的想看看。金泰亨将手机合上,将酒一饮而尽。随后揽过那人,在他的薄唇上落下一吻。
“垃圾短信,没什么事。”
男人睁着大眼,半信半疑。金泰亨见状,从文件袋里拿出一沓纸,递给他:“我新写的歌,号锡哥喜欢吗?”
郑号锡跟着哼唱两句,清亮的鹿眼里闪烁着惊喜的光:“喜欢!不过这歌好甜啊……是情歌?”
“是情歌。”金泰亨不动声色的清空朴智旻的短信,删掉朴智旻的电话。然后露出笑容:“写给你的。号锡哥,要做我的男朋友吗?”
——————END——————

老闵也画完了,至此fake  love系列的七个人终于在回归前全部完成~
防弹少年团,聚生分死,BTS走花路吧。